关注微博 扫一扫关注微信
扫一扫关注微信
武乡传媒网 首页 鄉花文学 鄉花诗歌 查看内容

好人张德余

2017-6-27 22:34| 发布者: 文史仙翁| 查看: 1065| 评论: 0

摘要: 郝俊峰:好人张德余高山俊鸟朝天飞,流水夫妻不足奇。分分合合合合分,本是天命不可违。这算是是上得场来四句题纲道罢!且听俺慢慢道来。说的是有个老汉张德余,借居武乡在城西。老人今年六十几,无怨无悔侍病妻。场 ...
郝俊峰:
好人张德余
高山俊鸟朝天飞,
流水夫妻不足奇。
分分合合合合分,
本是天命不可违。
这算是是上得场来四句题纲道罢!且听俺慢慢道来。
说的是
有个老汉张德余,
借居武乡在城西。
老人今年六十几,
无怨无悔侍病妻。
场下有人开了口,
(自己老婆自己照顾)
这有什么好稀奇。
你都坐稳不要乱,
听俺从头说原委。
说老张来道老张,
老张人品数第一。
人人都把他夸赞,
老好人一个棒棒的。
只说好人有好命,
老天爷多少能照应,
谁料到二十一年前,
张大娘
一场疾病来的急。
(伢老人也真倒运,你说得甚病不好了,客客儿就得了半身不遂,要一般人遇上这事情早就跑的没影来,幸亏是嫁给老张,侍候的她周到又得体。要是为煞嫁错人,不饿死也得脱她层皮。就在这时有人来把老张劝,老张哎!)
自古道夫妻本是同林鸟,
大难临头各自飞。
老张你
趁着年青还有为,
换换老婆尝尝鲜。
不不不
抛妻弃子失伦理,
死也不当陈世美。
绝不能
危难时刻行不义,
道德沦丧把天欺。
独享荣华和富贵,
抛弃糟糠结发妻。
儿女她把我来怨,
邻里亲友难泄气。
纵然活在这世上,
心受谴责太劳累。
像那样
还不如早早死了些,
白白浪费一把米。
少年夫妻老来伴,
她不靠我她靠谁?
老张一手拿主意,
今生永不离娇妻。
日复一日年复年,
老张总在病床前。
又端饭来又端水,
还得看住往下咽,
喂多了怕她反肠胃,
喂少了又怕肚儿饥。
张大娘真真难搭对,
不吃稠的刚喝稀。
热了凉凉了热重返没溜好几回,
折腾的老张半夜三更不能睡。
二十一年弹指挥,
老张早已人憔悴。
就这他也不后悔,
四处奔波为救妻。
跑太原,下长治,
求医路上自学医。
求爷爷,告奶奶,
总想着出现奇迹有转机。
回想2006年,
张大娘瘫痪整十年,
多亏老张勤打点,
病情好转人人喜。
也是老天睁了眼,
多年功苦没白费。
正当家人乐开颜,
忽然晴天响霹雳。
有一天
张大爷外出买早点,
把大娘一人丢家里。
大娘心想
我这病得下到整整十年,
活不活死不死真叫受罪。
为不把儿女们伢都拖累,
老汉他伴病床实属不易。
你为我受尽千般苦,
也不知流了多少心酸泪。
为妻看着心有愧,
盼望着早些起来替替你。
想到此
大娘她两手托住床边边,
两条腿稳稳儿圪挪把床离。
还没等两脚着了地,
(只听得扑通一声)
大娘她马趴实五跌了一个嘴啃泥。
这一跌跌坏了大脑与思维,
这一跌跌坏了神经和脊椎。
这一跌跌的她卧床再不起,
这一跌跌的她受伤心灵无处依。
现实往往太残酷,
如同天塌地在坠。
新债旧债加一起,
压的老张难喘气。
尝尽人间百样味,
不由心中满伤悲。
双手抚妻声声泪,
仰问苍天与大地。
为什么
家贫偏遇屋漏雨?
为什么
将有起色遭霜摧?
为什么
可怜之人天不怜?
为什么
满腔愿望纷纷碎?
为什么呀?为什么?
老天爷呀
你总是难为张德余?
难道我前身作过孽,
因果有报该轮回。
张大娘频频进医院,
医院连连下病危。
医生说抢不抢救无意义,
病人她刚刚儿出的一口气。
老张他偏偏不信邪,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轻口言放弃。
什么海枯与石烂,
什么地老和天荒,
要是和老张比,
统统逊色差的远。
老张这等好男儿,
自古少有也稀奇。
不用花言和巧语,
用行动诠释爱真谛。
责任担当挑在肩,
老张此举杠杠的。
世上人人都这样,
道德底线谁敢违。
人人献出一份爱,
美好未来等着你。
全民同心又同力,
共创社会新风气。
这本是
无怨无悔张德余,
不离不弃侍病妻。
坚持不懈二十年,
为他点赞你不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